721年

编辑 锁定 讨论999
本词条缺少概述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721年,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九年,干支纪年为辛酉鸡年。
中文名
721年
性    质
时间
历史年号
大明孝皇帝开元九年
历史大事
元行冲上《群书四录》

721年历史大事

编辑
元行冲上《群书四录》
开元八年正月褚无量卒,朝命右散骑常侍元行冲继无量整比群书,至开元九年(七二一)十一月十三日,行冲(已改官国子祭洒)奏上《群书四录》(即甲部经录、乙部史录、丙部子录、丁部集录),凡收书四万八千一百六十九卷,两千六百五十五部,装成二百卷,藏之内府。
命僧一行造新历
自高宗麟德二年(六六五)行《麟德历》,五十余年,日食渐不效,玄宗因命僧一行另造新历。一行欲知黄道进退,而太史无黄道仪,乃今率府兵曹梁令瓒造黄道游仪(先用木,后更铸铜铁),以测候日、月、五星七政。一行自开元九年(七二一)始造,至十五年而成,定名《大衍历》。
刘知几卒
知几字子玄(六六一至七二一),彭城人,避玄宗嫌名(基、几同音),以字行。举进士,累迁凤阁舍人,兼修国史,迁左散骑常侍,以功封居巢县子。其子贶抵罪,知几为请于执政,玄宗怒,贬安州别驾卒,谥文。知几领国史垂三十年,著《史通》内外四十九篇,为史论名著。
置中都,寻又罢之
唐代除国都长安称为京兆、京师外,尚有东西南北中五都,即东都洛阳、西都凤翔、南都成都,北都太原以及中都蒲州。蒲州即今山西永济。开元九年(七二一)正月,改蒲州为河中府,称“中都”,置中都官僚,以姜师度为府尹,一准京兆尹、河南(洛阳)尹之制,六月,又罢中都,复为蒲州。
宇文融括逃户
唐代据户口行租庸调法,然日久户口逃移,田籍错紊,开元九年(七二一)正月,监察御史宇文融上言:天下户口逃移,巧伪甚众,请加检括。“检括”即搜索清理之意。二月八日,敕有司议“招集流移、按诘巧伪”之法以闻。十日,制:“州县逃亡户口,允许在百日内自首,或就地附籍,或解送故乡,各从所欲。过期不报,一经查出,就谪送边州。有包庇者,一律抵罪。”宰相源乾曜爱宇文融才,使之充使,所括逃移户口及籍外田甚众。融又奏置劝农判官十人,皆摄御史,分巡天下。规定新附客户,免六年赋、调。然使者务为刻急,州县官又逢迎上司,以为括得越多越好,于是虚报数额,甚至以本地实户为新附客户,据报凡括得(客)户八十余万,田数亦相当。
突厥毗伽再乞和
去年王晙奏请掩袭突厥,反致甘、凉之败,今年(开元九)二月毗伽可汗复遣使来求和,玄宗复书,先追责已死之默啜可汗“口和心叛,数出盗兵,寇抄边鄙。”继责毗伽可汗“复蹈前迹,掩袭甘凉。”然后表示尔既“随遣使人,更来求好”,我则“如天之覆,如海之容,但取来情(只根据你现在态度),不追往咎。”特别指出尔“果有诚心,则共保遐福;否则无烦使者徒尔往来。”并提醒毗伽:“若其侵边,亦有以待!”于是,毗伽乞与玄宗为子,赐姓,玄宗许之。(事同默啜乞为武后子)毗伽仍请尚公主,玄宗但厚赐而遣之。按:史称“小杀仁而爱人”,终毗伽之世十余年,突厥强大而未南寇,与默啜之行大异。
王晙大败叛胡康待宾
开元九年(七二一)二月,兰池州(今宁夏灵武县境)降胡康待宾诱诸降胡同反。四月,攻陷六胡州(高宗调露元年于宁、夏二州南境散置鲁、丽,含、塞、依、契六州,安置降胡,谓之六胡州,其地约今陕北、宁夏长城外鄂托克旗与乌审旗之间),聚众七万,进逼夏州(今毛乌素沙漠,治设白城子),命朔方大总管王晙、陇右节度使郭知运共讨之。不久,又以太仆卿王毛仲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,与王晙天兵军节度大使张说互相知应,共讨康待宾。七月四日,王晙大破康待宾,生擒之,杀叛胡万五千人。十六日,集四夷酋长,腰斩康待宾于长安西市
张说破胡而安党项
先是叛胡与党项(即汉之西羌,宋之西夏)通谋,攻银城、连谷(均在当时胜州,今之神木南北境),据其仓库。张说帅步骑万人由太原岚州合河关(今山西兴县西黄河口)渡河掩击,大破之。追至骆驼堰(在神木北),党项被迫与叛胡战,胡众溃,西走入铁建山沙漠中。于是说召集并安抚党项,使恢复生产生活。讨击使阿史那献因党项阴谋助胡,请并诛之。说曰:“王者之师,当伐叛柔服,岂可杀已降之人!”开元九年(七二一)七月因奏请分胜州之银城、连谷二地,另置麟州(即今神木),专以安置党项余众。
开元九年(七二一)十月,河西、陇右节度大使郭知运卒。知运字逢时,瓜州晋昌人,以从郭虔瓘破突厥有功,累迁陇右节度,大破吐蕃,与同郡王君葵著名西陲,并称王、郭。既卒,其职官遂为君葵所代。然与王晙不协。康待宾之叛,沼郭知运王晙共讨。晙上言:朔方兵自有余力,请敕知运还本军。未报而知运至。晙所招降诸胡,知运复纵兵击之,虏以晙为卖己,由是复叛。玄宗以晙不能绥定诸胡,同年九月,贬晙为梓州刺史。此则知运之过,而非晙之责。
开元九年(七二一)九月三日,姚崇卒。崇(六五0至七二一)字元之,硖石(今河南陕县)人。少倜傥,尚气节;长好学,知权变。武后至玄宗,历事四朝,三为宰相,与宋璟齐名,并称姚宋。卒时遗令力辟佞佛,谓“佛以清净慈悲为本,而愚者写经造像,冀以求福。昔周、齐分据天下,周则毁经像而修甲兵,齐则崇塔庙而驰刑政,一朝合战,齐灭周兴。近者诸武、诸韦,造寺度人,不可胜纪,无救族诛……”是诚政治家之言。
作蒲津桥,铸铁牛
开元九年(《唐书·地理志》作十二)十二月,在蒲州(今山西永济)东西门作蒲津桥,各造铁牛四、铁人四,其牛下并铁柱连腹入地尺余,夹岸以系大索维浮桥,兵部尚书张说刻石为颂。
置朔方节度使
开元九年(七二一)十二月,置朔方节度使,驻灵州(今宁夏灵武)领单干都护府(今内蒙古和林格尔),夏(今白城子)、盐(今定边)等六州,定远(今宁夏贺兰北)、丰安(今内蒙五原东南)二军及三受降城

721年《资治通鉴》记载

编辑
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下开元九年(辛酉,公元七二一年)
春,正月,制削杨敬述官爵,以白衣检校凉州都督,仍充诸使。
丙辰,改蒲州为河中府,置中都官僚,一准京兆、河南。
丙寅,上幸骊山温汤;乙亥,还宫。
监察御史宇文融上言:“天下户口逃移,巧伪甚众,请加检括。”融,弼之玄孙也,源乾曜素爱其才,赞成之。二月,乙酉,敕有司议招集流移、按诘巧伪之法以闻。
丙戌,突厥毘伽复使来求和。上赐书,谕以“曩昔国家与突厥和亲,华、夷安逸,甲兵休息;国家买突厥羊马,突厥受国家缯帛,彼此丰给。自数十年来,不复如旧,正由默啜无信,口和心叛,数出盗兵,寇抄边鄙,人怨神怒陨身丧元,吉凶之验,皆可汗所见。今复蹈前迹,掩袭甘、凉,随遣使人,更来求好。国家如天之覆,如海之容,但取来情,不追往咎。可汗果有诚心,则共保遐福;不然,无烦使者徒尔往来。若其侵边,亦有以待。可汗其审图之!”
丁亥,制:“州县逃亡户口听百日自首,或于所在附籍,或牒归故乡,各从所欲。过期不首,即加检括,谪徙边州;公私敢容庇者抵罪。”以宇文融充使,括逃移户口及籍外田,所获巧伪甚众。迁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。融奏置劝农判官十人,并摄御史,分行天下。其新附客户,免六年赋调。使者竞为刻急,州县承风劳扰,百姓苦之。阳翟尉皇甫憬上疏言其状;上方任融,贬憬盈川尉。州县希旨,务于获多,虚张其数,或以实户为客,凡得户八十馀万,田亦称是。
兰池州胡康待宾诱诸降户同反,夏,四月,攻陷六胡州,有众七万,进逼夏州。命朔方总管王晙、陇右节度使郭知运共讨之。
戊戌,敕:“京官五品以上,外官剌史、四府上佐,各举县令一人,视其政善恶,为举者赏罚。”
以太仆卿王毛仲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,使与王晙及天兵军节度大使张说相知讨康待宾
六月,己卯,罢中都,复为蒲州。
蒲州刺史陆象先政尚宽简,吏民有罪,多晓谕遣之。州录事言于象先曰:“明公不施棰挞,何以示威!”象先曰:“人情不远,此属岂不解吾言邪?必欲棰挞以示威,当从汝始!”录事惭而退。象先尝谓人曰:“天下本无事,但庸人扰之耳。苟清其源,何忧不治!”
秋,七月,己酉,王晙大破康待宾,生擒之,杀叛胡万五千人。辛酉,集四夷酋长,腰斩康待宾于西市。先是,叛胡潜与党项通谋,攻银城、连谷,据其仓庾,张说将步骑万人出合河关掩击,大破之。追至骆驼堰,党项乃更与胡战,胡众溃,西走入铁建山。说安集党项,使复其居业。讨击使阿史那献以党项翻覆,请并诛之,说曰:“王者之师,当伐叛柔服,岂可杀已降邪!”因奏置麟州,以镇抚党项馀众。
九月,乙巳朔,日有食之。
康待宾之反也,诏郭知运与王晙相知讨之;晙上言,朔方兵自有馀力,请敕知运还本军。未报,知运已至,由是与晙不协。晙所招降者,知运复纵兵击之;虏以晙为卖己,由是复叛。上以不能遂定群胡,丙午,贬晙为梓州刺史。
丁未,梁文献公姚崇薨,遗令:“佛以清净慈悲为本,而愚者写经造像,冀以求福。昔周、齐分据天下,周则毁经像而修甲兵,齐则崇塔庙而驰刑政,一朝合战,齐灭周兴。近者诸武、诸韦,造寺度人,不可胜纪,无救族诛。汝曹勿效儿女子终身不寤,追荐冥福。道士见僧获利,效其所为,尤不可延之于家。当永为后法!”
癸亥,以张说为兵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
冬,十月,河西、陇右节度大使郭知运卒。知运与同县右卫副率王君B134,皆以骁勇善骑射著名西陲,为虏所惮,时人谓之王、郭。B134遂自知运麾下代为河西、陇右节度使,判凉州都督。
十一月,丙辰,国子祭酒元行冲上《群书四录》,凡书四万八千一百六十九卷。
庚午,赦天下。
十二月,乙酉,上幸骊山温汤;壬辰,还宫。
是岁,诸王为都督、刺史者,悉召还京师。
新作蒲津桥,熔铁为牛以系絙。
安州别驾刘子玄卒。子玄即知几也,避上嫌名,以字行。著作郎吴兢撰《则天实录》,言宋璟张说使证魏元忠事。说修史见之,知兢所为,谬曰:“刘五殊不相借。”兢起对曰:“此乃兢所为,史草具在,不可使明公枉怨死者。”同僚皆失色。其后说阴祈兢改数字,兢终不许,曰:“若徇公请,则此史不为直笔,何以取信于后!”
太史上言,《麟德历》浸疏,日食屡不效。上命僧一行更造新历,率府兵曹梁令瓒造黄道游仪以测候七政。
置朔方节度使,领单于都护府,夏、盐等六州,定远、丰安二军,三受降城 [1] 
参考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