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8年

编辑 锁定 讨论999
本词条缺少概述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718年,即公元718年,在中国为戊午马年,开元六年
中文名
718年
外文名
718 A.D
中国纪年
干支纪年为戊午马年
历史大事
毗伽请和
历史大事
敕禁恶钱

718年历史大事

编辑
毗伽请和
突厥毗伽可汗(小杀),遵暾欲谷休养生息之教,不欲于近期启衅,开元六年(七一八)正月遣使请和,许之。
宋璟不立遗爱碑
前年冬,宋璟自广州都督入相,开元六年(七一八)正月,广州吏民为立遗爱碑。璟奏言:“臣在广州无他异政,今因臣受陛下恩宠,致使彼有谄谀之机,此风必革,请自臣始。望下敕禁止。”玄宗从之。于是他州皆不敢立。
敕禁恶钱
先是武德四年(六二一)铸开元通宝钱,以后盗铸渐起,显庆五年(六六0)以恶钱多,官为购进,以一善钱购五恶钱,民间遂藏恶钱以待禁弛。乾封(六六六至六六八)以后,私铸犯法日蕃,有以舟筏铸钱于江中者,诏允各地收用恶钱,而作奸仍不息。武后时,钱除了穿孔以及铁、锡赤铜外,皆许通用。自是盗铸蜂起,官莫能禁。先天、开元之际,两京钱尤滥,或熔锡模钱,须臾得百十,故不得不禁。开元六年(七一八)正月敕禁恶钱,定重二铢四分以上乃得用;收民间恶钱熔之,另铸合格钱。于是京城纷然,买卖殆绝。宋璟苏颋请拿出太府善钱二万缗(一缗千文)置于南北市,以平价买百姓滞销之物可充官用者;并许两京百官预借俸钱,以使善钱迅速流入民间。从之。明年二月(青黄不接时),又敕太府及京兆、畿县出粟十万石作价粜之,许用恶钱籴,以回收恶钱,送少府销毁。
南移横野军,集铁勒五都督以防突厥
玄宗虽许突厥毗伽可汗请和,然知突厥志不在和,故预为之防。开元六年(七一八)二月,诏移蔚州(今山西省灵丘县)横野军于(太行)山北,屯兵三万,为铁勒九姓之援。又命九姓五都督(拔曳固都督颉质略、同罗都督毗伽末啜、白霄都督比言,回纥都督夷健颉利发仆固都督曳勒歌等)各出骑兵为前、后、左、右军讨击大使,皆受天兵军(驻并州)节度。一旦突厥启衅,则集中力量,迅速讨捕;无事则各归部落营生,官府仍常加安抚。
宋璟用人标准
先是开元四年(七一六),大武军子将郝灵荃偶得突厥默啜首,自谓不世之功,希冀上赏。璟以玄宗盛年尚武,恐好事者竞生缴幸之心,逾年始授灵荃郎将,灵荃恸哭死。六年(七一八)三月有荐山人范知璇文学者,并献其所为文,宋璟判之曰:“观其《良宰论》颇涉佞谀(此文意在赞美当时宰相),山人当极言谠论,岂宜苟合取容!果有文学,自宜从选举求试,不可荐奏。”四月,河南参军郑铣、朱阳丞郭仙舟投匦献诗,璟代敕曰:“观其文理,乃崇道法;至于时用,不切事情。宜各从所好。”于是皆罢官,度为道士。史称宋璟为相,务在择人,抑缴幸,禁谄谀,随材授用,务使各称其职。
李失活死,弟娑固继
开元五年(七一八)五月契丹王李失活卒,玄宗为之举哀,赠特进(二品)。失活从父弟娑固代统其众,唐遣使册立,仍令其袭兄之官爵。
令州县行乡饮酒礼
唐自贞观六年(六三二)诏仿《礼记·乡饮酒礼》一卷,颁行天下。令每年州县长官亲率长幼,序齿论德,依《礼》行之。庶使世识廉耻,人知敬让。其后日久礼废。开元六年(七一八)七月十三日,再颁《乡饮酒礼》于天下,令牧宰每年十二月行之。
令州县官俸,均户出资
唐初州县官俸,皆令富户掌其本钱,出息以给之。息至倍称,多破产者。(在京诸司官俸及天下官置公廨本钱,则以典史主之。收赢什之七,即五千之本,月息七分,一年可输四千二百,兼算劳费,不啻五千。在于平民,已为重赋。富户幸免其徭,贫户则受其弊)开元六年(七一八)八月秘书少监崔沔《议州县官月料钱状》,请计州县官所得俸,于百姓常赋之外,微有所加以给之。(沔意据官定料,计户均出,每丁加升、尺以给之)朝廷从其议。
吐蕃奉表请和,拒之
吐蕃自恃兵强,每通表疏,求用敌国礼,言词悖慢,玄宗怒之。开元六年(七一八)十一月,又奉表请和,乞舅(唐)、甥(吐蕃)亲署誓文,令彼此宰相亦著名于其上,实亦敌国之礼,玄宗不许。明年六月,又遣使请署誓文,仍不许。
怀素字惟白,丹徒人。擢进士贡,累迁御史。张易之遣人诬魏元忠,武后使怀素按之,不从。开元初,领户部侍郎昭文馆学士。谦恭谨慎,人称长者。开元三年卢怀慎荐为玄宗侍读,是为“侍读”得名之始。开元六年(七一八)官秘书监卒。
琬,元城人。中幽素科,累官侍御史,安抚乌质勒及西突厥十姓。景龙中,迁御史大夫兼朔方行军大总管。前后守边二十余年,务农习战,华夷安之。开元二年以金紫光禄大夫致仕。因吐蕃请结盟,复召为左散骑常侍,开元六年(七一八),终同州刺史
元琰字温,阌乡人。初为县令,考课第一。历州刺史,有风绩。任荆州长史时,与张柬之互代;柬之入相,引为羽林将军,助诛二张。知敬晖、柬之等将为武三思所构,诡请削发出家,中宗不许。敬晖等死,元琰竟得全。官至刑部尚书,开元六年(七一八)卒。
知章绛州人。武后时,擢定王府文学,出为陆浑令。坐事弃官。覃思经术张说荐为国子博士,与褚无量韦述等于乾元殿编校群书,卒于官。
日本沙门道慈返国
开元六年(七一八),日本沙门(三论僧人)道慈返国,著有《愚志》一卷,并仿唐长安西明寺之规模,于其国建大安寺
瞿昙悉达译西域历法
开元六年(七一八),诏太史监瞿昙悉达译西域历法。悉达尚撰有《开元占经》

718年《资治通鉴》记载

编辑
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下开元六年(戊午公元七一八年)
春,正月,辛丑,突厥毘伽可汗来请和;许之。
广州吏民为宋璟立遗爱碑。璟上言:“臣在州无它异迹,今以臣光宠,成彼诌谀;欲革此风,望自臣始,请敕下禁止。”上从之。于是它州皆不敢立。
辛酉,敕禁恶钱,重二铢四分以上乃得行。敛人间恶钱熔之,更铸如式钱。于是京城纷然,卖买殆绝。宋璟苏颋请出太府钱二万缗置南北方,以平价买百姓不售之物可充官用者,及听两京百官豫假俸钱,庶使良钱流布人间;从之。
二月,戊子,移蔚州横野军于山北,屯兵三万,为九姓之援;以拔曳固都督颉质略、同罗都督毘伽末啜、?都督比言、回纥都督夷健颉利发仆固都督曳勒歌等各出骑兵为前、后、左、右军讨击大使,皆受天兵军节度。有所讨捕,量宜追集;无事各归部落营生,仍常加存抚。
三月,乙巳,征嵩山处士卢鸿入见,拜谏议大夫;鸿固辞。天兵军使张嘉贞入朝,有告其在军奢僭及赃贿者,按验无状;上欲反坐告者,嘉贞奏曰:“今若罪之,恐塞言路,使天下之事无由上达,愿特赦之。”其人遂得减死。上由是以嘉贞为忠,有大用之意。
有荐山人范知璿文学者,并献其所为文,宋璟判之曰:“观其《良宰论》,颇涉佞谀。山人当极言谠议,岂宜偷合苟容!文章若高,自宜从选举求试,不可别奏。”
夏,四月,戊子,河南参军郑铣、朱阳丞郭仙舟投匦献诗,敕曰:“观其文理,乃崇道法;至于时用,不切事情。宜各从所好。”并罢官,度为道士。
五月,辛亥,以突骑施都督苏禄为左羽林大将军、顺国公,充金方道经略大使。
契丹王李失活卒,癸巳,以其弟娑固代之。
秋,八月,颁乡饮酒礼于州县,令每岁十二月行之。
唐初,州县官俸,皆令富户掌钱,出息以给之;息至倍称,多破产者。秘书少监崔沔上言,请计州县官所得俸,于百姓常赋之外,微有所加以给之。从之。
冬,十一月,辛卯,车驾至西京。
戊辰,吐蕃奉表请和,乞舅甥亲署誓文,及令彼此宰相皆著名于其上。
宋璟奏:“括州员外司马李邕仪州司马郑勉,并有才略文词,但性多异端,好是非改变;若全引进,则咎悔必至,若长弃捐,则才用可惜,请除渝、硖二州剌史。”又奏:“大理卿元行冲素称才行,初用之时,实允佥议;当事之后,颇非称积,请复以为左散骑常侍,以李朝隐代之。陆象先闲于政体,宽不容非,请以为河南尹。”从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