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7年

编辑 锁定 讨论999
本词条缺少概述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717年大事记,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五年。中国纪年,干支纪年为丁巳蛇年
中文名
717年
中国纪年
干支纪年为丁巳蛇年
历史大事
姚崇、宋璟论灾异
历史大事
郭知运大破吐蕃

717年中国纪年

编辑
717年,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五年。

717年历史大事

编辑
姚崇 [1]  、宋璟论灾异
开元五年(七一七)正月二日,太庙四室坏,玄宗素服避正殿(不敢坐正殿)。时将幸东都,以问宋璟苏颋可行否?对曰:“陛下三年之丧未终(睿宗去年六月崩),急于赴东都行幸,看来不合天心,所以降灾(坏太庙四室)以示警。请停止东都之行。”玄宗又问姚崇,崇对曰:“太庙屋材皆苻坚时物(苻秦都长安),岁久朽腐而坏,适与陛下赴东都行期相合,并非灾异,况天子以四海为家,陛下因关中歉收而幸东都,主张已定,准备已齐,不可失信。但行前应迁神主于太极殿,今修太庙。”玄宗很高兴,从之。待崇恩礼更厚,有大政辄咨询。
复置营州都督府于柳城
营州失陷已二十年,州治已由柳城移幽州之渔阳。现李失活李大酺皆降,松漠、饶乐二州都督亦已复土委任,故贝州刺史宋庆礼请复置营州。开元五年(七一七)三月,制复置营州都督府于柳城(今辽宁朝阳南),令兼平卢军使,管内州县镇戍皆如旧。以太子詹事姜师度为营田支度使,与庆礼等筑之,三旬而毕。庆礼清勤严肃,开垦田八十余所,招安流散,数年之后,仓廪充实,市里繁荣。
自开元二年薛讷等临洮一战大败吐蕃后,吐蕃请和,仍求用敌国之礼,玄宗不许,于是岁岁犯边,忽和忽战。朝廷乃以郭知运、王君葵相次为新置河西节度使以捍之。至开元五年(七一七)七月,陇右节度使郭知运果大破吐蕃于九曲
苏禄渐强,唐拟击之
开元三年,唐以苏禄为左羽林大将军,金方道经略大使。苏禄部众渐强,虽职贡不乏,然有窥边之志。开元五年(七一七)五月,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献欲发葛逻禄击之,玄宗不许。八月,安西副大都护汤嘉惠奏突骑施别部苏禄果引大食、吐蕃谋取四镇,围拨换及大石城,已发阿史那献葛逻禄兵击之。
置天兵军
并州长史张嘉贞上言:“突厥九姓(实为铁勒部)新降者,散居太原以北,请宿重兵以镇之。”按:唐所置“军”,多在沿边重地,开元四年铁勒五部来降,唐皆安置于大武军(朔县)之北,然未增镇守之兵;惧其为乱,故于开元五年(七一七)七月新置天兵军于并州(太原),集兵八万,以张嘉贞兼天兵军大使。
复三省官旧名
武后以来,因武周"革命"而官名屡换;如开元改元(七一三),并改尚书省左、右仆射为左右丞相,改中书省为紫微省门下省黄门省,改侍中官名为(黄门)监。至开元五年(七一七)九月,中书、门下二省及侍中皆复旧名。
复贞观对仗奏事之制
贞观时规定:中书、门下及三品官入奏事,必使谏官与史官跟随,奏事有失误,谏官则匡正;不论好坏,史官必记录。主管官员都要在正式上朝时间内奏事;御史弹劾百官,要服獬豸冠,面向仪仗读弹文。这样,大臣就不可能专横于其君,小人也不可能暗中进谗言。后来许敬宗李义府执政,办事不敢公开,奏事要等到撤仗以后,在御座前背着人秘密启奏。监奏御史(通常是“殿中侍御史”)和待制官(值班官员)只能远远站着等他讲完;谏官和御史只能随仗出入,撤仗后的奏事都无从知晓。武后靠严刑控制臣下,允许谏官、御史捕风捉影地论事,自御史大夫至监察御史互相攻击,用奸诈手段陷害对方,公开性的对仗奏事制度全遭破坏。及至宋璟为相,决心恢复贞观之政,开元五年(七一七)九月十二日制:“自今事非的须(的确需要)秘密者,皆令对仗奏闻,史官自依故事。”
永乐公主嫁契丹王
开元五年(七一七)十一月三日,契丹王李失活来朝。十二月十七日,以东平王(太宗孙)外孙女杨氏为永乐公主,妻之。开元六年,失活死。七年(七一九)十一月,公主随失活弟娑固入朝。
于乾元殿编校群书
开元五年(七一七),秘书监马怀素奏云:“省中书籍散乱讹缺,请选学术之士二十人整理校补。”玄宗许之。于是整理藏书,搜访逸书,选吏缮写。命国子博士尹知章、桑泉尉韦述等二十人同刊正。以左散骑常侍褚无量为之使,于乾元殿前编校群书。及整编四部书成,玄宗命百姓、官民入乾元殿东廊观书,无不惊骇。
新罗王子守忠归国
开元五年(七一七)新罗王子金守忠自唐归国,携有孔子及七十二弟子画像,置于太学。
道岸卒
高僧道岸,光州唐氏子,常居会稽龙兴寺。中宗征至京,为菩萨戒师。时江表但知十诵律,不知四分,道岸请帝墨敕执行南山律宗,于是四分律始盛行江淮间。后放还,开元间圆寂。
冲,自北魏以来,累世簪缨,故精谱学。景龙中修国史及姓族系录。历太子宾客,昭文馆学士。唐代言谱学者以路敬淳为宗,冲与韦涉略次。
因契丹内附,复置营州于柳城(今辽宁朝阳)。中书省、门下省侍中都恢复原名(参见713年)。日本吉备真备(片假名制订人)、阿倍仲麻吕(晃衡)从遣唐使到中国。

717年《资治通鉴》记载

编辑
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中开元五年(丁巳,公元七一七年)
春,正月,癸卯,太庙四室坏,上素服避正殿。时上将幸东都,以问宋璟苏颋,对曰:“陛下三年之制未终,遽尔行幸,恐未契天心,灾异为戒;愿且停车驾。”又问姚崇,对曰:“太庙屋材,皆苻坚时物,岁久朽腐而坏,适与行期相会,何足异也!且王者以四海为家,陛下以关中不稔幸东都,百司供拟已备,不可失信;但应迁神主于太极殿,更修太庙,如期自行耳。”上大喜,从之,赐崇绢二百匹。己酉,上行享礼于太极殿,命姚崇五日一朝,仍入阁供奉,恩礼更厚,有大政辄访焉。右散骑常侍褚无量上言:“隋文帝富有天下,迁都之日,岂取苻氏旧材以立太庙乎?此特谀臣之言耳。愿陛下克谨天戒,讷忠谏,远谄谀。”上弗听。
辛亥,行幸东都。达崤谷,道隘不治;上欲免河南尹及知顿使官,宋璟谏曰:“陛下方事巡幸,今以此罪二臣,臣恐将来民受其弊。”上遽命释之。璟曰:“陛下罪之,以臣言而免之,是臣代陛下受德也;请令待罪朝堂而后赦之。”上从之。
二月,甲戌,至东都,赦天下。
奚、契丹既内附,贝州刺史宋庆礼建议,请复营州。三月,庚戌,制复置营州都督于柳城,兼平卢军使,管内州县镇戍皆如其旧;以太子詹事姜师度为营田、支度使,与庆礼等筑之,三旬而毕。庆礼清勤严肃,开屯田八十馀所,招安流散,数年之间,仓廪充实,市邑浸繁。
夏,四月,甲戌,赐奚王李大酺妃辛氏号固安公主。
己丑,皇子嗣一卒,追立为夏王,谥曰悼。嗣一母武惠妃,攸止之女也。
突骑施酋长左羽林大将军苏禄部众浸强,虽职贡不乏,阴有窥边之志。五月,十姓可汗阿史那献欲发葛逻禄兵击之,上不许。
初,上微时,与太常卿姜皎亲善。及诛窦怀贞等,皎预有功。由是宠遇群臣莫及,常出入卧内,与后妃连榻宴饮,赏赐不可胜纪。弟晦,亦以皎故累迁吏部侍郎。宋璟言皎兄弟权宠太盛,非所以安之,上亦以为然。秋,七月,庚子,以晦为宗正卿,因下制曰:“西汉诸将,以权贵不全;南阳故人,以优闲自保。皎宜放归田园,散官、勋、封皆如故。”
壬寅,陇右节度使郭知运大破吐蕃于九曲。
安西副大都护汤嘉惠奏突骑施引大食、吐蕃,谋取四镇,围钵换及大石城,已发三姓葛逻禄兵与阿史那献击之。
并州长史张嘉贞上言:“突厥九姓新降者,散居太原以北,请宿重兵以镇之。”辛酉,置天兵军于并州,集兵八万,以嘉贞为天兵军大使。
太常少卿王仁惠等奏则天立明堂不合古制;又,明堂尚质,而穷极奢侈,密迩宫掖,人神杂扰。甲子,制复以明堂为乾元殿,冬至、元日受朝贺,季秋大享,复就圜丘。
九月,中书、门下省侍中皆复旧名。贞观之制,中书、门下及三品官入奏事,必使谏官、史官随之,有失则匡正,美恶必记之;诸司皆于正牙奏事,御史弹百官,服豸冠,对仗读弹文;故大臣不得专君而小臣不得为谗慝。及许敬宗、李义府用事,政多私僻,奏事官多俟仗下,于御坐前屏左右密奏,监奏御史及待制官远立以俟其退;谏官、史官皆随仗出,仗下后事,不复预闻。武后以法制群下,谏官、御史得以风闻言事,自御史大夫至监察得互相弹奏,率以险诐相倾覆。及宋璟为相,欲复贞观之政,戊申,制:“自今事非的须秘密者,皆令对仗奏闻,史官自依故事。”
冬,十月,癸酉,伊阙人孙平子上言:“《春秋》讥鲁跻僖公;今迁中宗于别庙而祀睿宗,正与鲁同。兄臣于弟,犹不可跻,况弟臣于兄,可跻之于兄上乎!若以兄弟同昭,则不应出兄置于别庙。愿下群臣博议,迁中宗入庙。”事下礼官,太常博士陈贞节、冯宗、苏献议,以为:“七代之庙,不数兄弟。殷代或兄弟四人相继为君,若数以为代,则无祖祢之祭矣。今睿宗之室当亚高宗,故为中宗特立别庙。中宗既升新庙,睿宗乃祔高宗,何尝跻居中宗之上?而平子引跻僖公为证,诬罔圣朝,渐不可长。”时论多是平子,上亦以为然,故议久不决。苏献,颋之从祖兄也,故颋右之。卒从礼官议。平子论之不巳,谪为康州都城尉。
新庙成。戊寅,神主祔庙。
上命宋璟苏颋为诸皇子制名及国邑之号,又令别制一佳名及佳号进之。璟等上言:“七子均养,著于《国风》。今臣等所制名号各三十馀,辄混同以进,以彰陛下覆焘无偏之德。”上甚善之。
十一月,丙申,契丹王李失活入朝。十二月,壬午,以东平王外孙杨氏为永乐公主,妻之。
秘书监马怀素奏:“省中书散乱讹缺,请选学术之士二十人整经校补。”从之。于是搜访逸书,选吏缮写,命国子博士尹知章、桑泉尉韦述等二十人同刊正,以左散骑常侍褚无量为之使,于乾元殿前编校群书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历史年代 历史